时事专栏 > 财经动态 > 英国“硬脱欧”恐变软
英国“硬脱欧”恐变软
2017-06-15 14:29:32  
    特雷莎·梅不得不为她的“任性”买单。面对大选失利,她不仅失去了两位得力助手还要面对来自党内的“逼宫”。而之前她的“硬脱欧”言论也受到多方质疑,在大选重新洗牌后的各方力量牵制下,特雷莎·梅会不会软化“硬脱欧”的立场?而“脱欧”又会为中欧经贸关系带来哪些改变?
  多方要求“软脱欧”
  英国本月19日将开始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近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共同记者会上说,尽管为组成政府而展开的谈判持续进行中,“英国‘脱欧’谈判时间表仍然维持正轨,将在下周展开”。
  可见,无论如何下周英国都将与欧盟坐在谈判桌上,但目前的局面让“脱欧”谈判前景变得更加难以预料。“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的一番表述或许可以作为风向标。他在本周一表示,他个人并不认可“硬脱欧”这个词。他指出,要将英国的经济利益放在首位,这意味着对单一市场、关税同盟等诉求的回归。
  制造商组织英国工程雇主联合会13日呼吁政府重新考虑其“脱欧”战略,为商界提供过渡期。EEF首席执行官特里·斯科勒称,新政府的优先事项必须是关注“脱欧”谈判中的贸易和密切合作关系,确保顺利“脱欧”。他批评政府已经浪费了一年时间,现在需要摆脱以前的言论,修复与欧盟伙伴的关系。
  英国董事协会日前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近日举行的英国大选所带来的政治不确定性已令企业信心降至谷底。报告呼吁新一届政府尽快与欧盟达成新的贸易协定。早些时候,英国工业联合会会长保罗·德雷克斯勒也表示,英国应尽快与欧盟达成过渡期协议,并在“脱欧”谈判中商讨在英欧盟居民的居留权益。
  受益于单一市场牌照的伦敦金融城是“硬脱欧”的坚定反对者。伦敦金融城政策委员会主席麦金尼斯说,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希望英国新政府认识到双向市场准入、过渡协议以及人才流动的重要性。“我们不能冒着伤害伦敦作为世界领先金融中心或者破坏金融服务行业地位的风险。”麦金尼斯说。
  标准普尔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首席经济学家赛克斯称,当前政治不稳定可能影响到英国今年的经济增长,这种不确定性也会恶化商业环境和消费者信心,保守党地位下降则导致“软脱欧”成为现实。
  “逼宫”下强组阁
  面对大选后的一地鸡毛,特雷莎·梅在12日晚举行的“1922委员会”会议上多次致歉,声称将为自己导致的混乱负责。“1922委员会”是由未进入内阁的保守党后座议员组成的,有权对保守党领袖的去留进行表决。
  尽管特雷莎·梅躲过这一劫,仍有保守党员认为另一次大选“不可避免”。保守党博客网站“保守党之家”发布的一项针对1503名保守党员的调查显示,60%的人希望特雷莎·梅辞去党首,只有37%的人认为她应该留下来。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来自保守党内部的‘逼宫’压力是持续存在的,而特雷莎·梅本人也不会轻易屈服,所以在大选结束后她立即寻求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的支持,但目前特雷莎·梅会不会下台还不好说,要看能否与DUP顺利联合组阁”。
  “其实,保守党方面如果想让特雷莎·梅下台也存在多方面制约因素。一方面,要看保守党内部能否推举出合适的人取代特雷莎·梅;另一方面,还要视谈判进程而定,如果谈判的趋势是不利于英国的,那么特雷莎·梅的形象将再一次受挫,那时候保守党就不得不考虑换将了。另外,还有一个很现实的因素是,大选过后工党方面形势大好,如果工党的支持率持续走高,保守党为了牵制对手不能轻举妄动。”崔洪建进一步分析道。
  不仅如此,在“逼宫”的压力下,特雷莎·梅的组阁之路也走得异常艰辛。上周六,特雷莎·梅的正、副幕僚长蒂莫西和希尔双双宣布辞职。大选后,激愤的保守党人指责两人与首相撇开内阁成员一意孤行炮制“愚蠢”大选政纲,错判民意,最终导致保守党痛失好局。有英国媒体称,保守党内高层同意特雷莎·梅留任首相的条件就是,蒂莫西和希尔必须辞职。
  蒂莫西和希尔辞职后,在这次大选中失去议员席位的前内阁成员包威尔被紧急任命为首相府新的幕僚长。
  特雷莎·梅还委任亲欧盟的格林担任首席国务大臣,并启用了她在党内的一个主要对手、主张“脱欧”的戈夫担任环境、食品和农业大臣。
  中国助力“再工业化”
  对关心中英经贸关系的人来说,蒂莫西的名字并不陌生。作为特雷莎·梅身边最信任的人之一,他曾批评时任财相奥斯本向中国伸出太多橄榄枝——后者希望建立连接上海和伦敦证交所的“沪伦通”。而此次,蒂莫西的出走或许能够为中英合作带来新的转机。
  崔洪建认为,蒂莫西对中英合作确实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作为特雷莎·梅的幕僚对英国大局的影响还是有限的,特雷莎·梅在做出任何一项决策时都需要更多地考虑内阁其他成员的意见,近一年内,英国都在为“脱欧”忙得焦头烂额,可能无暇顾及其他贸易往来,但是,在“脱欧”告一段落之后,中英之间很可能开启新的经贸谈判。
  根据13日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5月英国通货膨胀率已跃升至2.9%,创下四年来新高。这超过了英国央行2%的通胀率管理目标,而大选结果更加重了英国的经济困境。
  在崔洪建看来,目前英国经济出现滑坡一方面受本身发展困境制约,另一方面则是受“脱欧”问题影响。面对当前不太乐观的“脱欧”局势,市场预期不断下调,资本出逃的同时英国的海外资金流入也可能放缓。因此,目前英国需要的是稳健的财政政策。特雷莎·梅在大选前提出的一系列削减社会福利的政策其实都是在为迎接“脱欧”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做准备,但英国民众显然不买账,还被保守党内部视为“战略失误”。
  “长期来看,英国要为经济恢复做长期艰苦的准备,一旦‘脱欧’谈判开始,英国将不得不积极寻求欧洲以外的市场,而中国在这份海外市场名单中将名列前茅,毕竟中英之间存在较多利益共同点,比如中国可以为英国的‘再工业化’提供资源动力。”崔洪建说。

公司简介 | 招商加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新华上海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沪B2-20130037-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5
沪公网备 中金网认证